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汽车软件开发:北京出租车调价后多数短途乘客不再打车

 时间:2020-05-20 09:12:40 来源: 
北京出租车调价后多数短途乘客不再打车

  “出租车调价后 高峰打车不太难了”追踪

  根据新京报记者在出租车涨价前后的定时定点体验对比,调价后,高峰时段,市民打车不太难了。多名出租车司机和市民分析认为,这与调价后出租车司机收入看涨及部分短途乘客不再打车等原因有关。此外,有出租车司机坦言,调价后,他们可以用更少的时间拿到满意的收入,还可以多休息。

  探因1

  堵车有等候费 “停运”车少了

  新月联合出租车公司的王师傅说,调价后,司机们的运营积极性提高不少,尤其是在早晚高峰期。

  在调价前的行车高峰期,有大量的哥将显示牌调为“停运”或者“暂停”,他自己也这么干过,目的就是选择有质量、能多赚钱的乘客,俗称“挑活”,此外还能借机休息、省油。

  调价前,遇到早晚高峰拥堵,的哥周师傅开上40分钟的出租车,只能赚到20元左右,而调价后,早晚高峰多收的等候费,让他发现,堵车似乎变得“没那么难熬了”,他也不怎么“挑活”,一般逢人就拉。

  康康出租车公司的聂师傅也认为,调价后,高峰期5分钟4.6元的等候费,对的哥来说,算是个“油费补贴”。

  前日晚高峰,有位女士搭乘聂师傅的出租车,平时5公里的路程,因为等候时间长达20分钟,比调价前多缴了近10元,收了34元。

  探因2

  部分乘客考虑成本不再打车

  “以前晚高峰时我从西单这儿过,隔几米就有人招手打车,现在没这景儿了,都坐地铁去了。”金银建出租车公司的周师傅说,原本司机都不愿意拉的短途乘客,在调价后,多数都不再打车。

  “原本过了3公里才收燃油费,现在起步就收,短途乘客起步就要多给4块钱,估计这一点让很多人接受不了。”他如此分析原因。

  首汽出租车公司的李师傅也发现,调价后,经常打车的还是会继续打车,但那些平时打车较少的市民,可能就碍于上涨的价格,不怎么打车了。

  昨日,家住磁器口,去国贸上班的李女士就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再选择打车。

  李女士经过计算,从磁器口到国贸,调价前,打车费用一般在20元左右,如果频率不高,只在早高峰打车,还能接受,但调价后,打车费用将上涨至26元,按照一个月至少打车10次上班的频率,她将多花60元,“多花太多了。”

  事件回放

  6月10日,北京出租车正式调价。5月31日和6月17日,在调价前后两个工作日的晚高峰时段,新京报记者分别赴首都机场、北京西站、西单、金融街、中关村、国贸等打车难的重点地段,体验打车。

  记者发现,调价后,高峰时段空车增多,短途打车费用更高,电召不如扬招“靠谱”。

  运营同样时间司机赚钱更多

  新月联合出租车公司王师傅说,调价以来,平均每天约多赚40元,“大多车都这样,有些高点会到60多元。”

  “我们每天里程数都在200公里左右,相比以前,现在每天多出的收益约为60元。”的哥徐师傅也如此计算。

  也确有司机坦言,调价后,随着赚钱效率的提高,他们可以减少营运时间,给自己多点休息时间。

  的哥钱师傅就是其中一位。700元,是他给自己定的目标,调价前,他需要上午8点就开车载客,忙到晚上10点是常有的事。而6月13日晚6点多,钱师傅就赚够了700元。

  “原来你可能28天赚5000元,现在只要26天就好了,多的两天就可以休息一下了。”的哥王师傅也认为,调价后,对的哥最好的结果,就是休息时间多了。

  然而,也有司机坦言,因为涨价,自己的生意反而惨淡了。“原来一天能赚600多,这几天减半。”17日,有着20多年出租车驾龄的的哥周师傅说,不过他对活儿少的现状并不担心,“上次调价也有个缓冲期,一个月后再看,大家就都适应了”。